「纤维艺术设计作品」纤维艺术设计说明

体育正文 138 0

纤维艺术设计作品

纤维艺术设计说明

纤维艺术设计是什么?

国早在先秦时期,利用动植物纤维制作服饰及装饰品已经很常见。《诗经•王风•大车》有“大车槛槛,毳衣如菼。”、“大车哼哼,毳衣如璊”。毳衣,用兽毛织成,上面绣着五彩花纹的衣裳。说文:毳,兽细毛也。郑玄笺:古者天子大夫服毳冕也。《诗经?魏风?葛屦》:“纠纠葛屦,可以履霜”《毛传》:“纠纠,犹缭僚也。夏葛屦,冬皮屦。葛屦非所以履霜”,可见它不是用葛布而是以葛绳用手编织的。“纠纠”是绳与绳纠缠之貌。郑笺:“葛屦贱,皮屦贵”。屈原《离骚》中有“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冀枝叶之俊茂兮,愿竢时乎吾将刈”。其中,“江离、辟芷、秋兰、兰、蕙、留夷、揭车、杜衡、芳芷”都是香草名,古人用来做服饰和装饰品,屈原以此比喻贤德之人。春秋时期,据《左传》和《吴越春秋》所载,吴、越、郑、卫等国的织造、染色水平已经达到一定高度。到战国时期,丝织物在织法上,不仅能织细密的平纹,而且能织复杂的斜纹,还能够提花和绣花。其中锦的织法是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当时丝织品的主要产地是齐国和楚国。齐国出产的薄质罗纨绮缟和精美刺绣名闻天下,畅销各地,有“冠带衣履天下”之称。楚国的丝织品以湖北江陵出土的著称,被誉为“丝绸宝库”。每一个丝织品种都是织法多样,色彩纹样各异。丝织品中以锦、绣最珍贵。锦为重经提花织物,单幅为二色至六色。多色的采取区分法和阶梯连续法。花样多达十余种,主纹、地纹和辅纹互相烘托,富于变化,色泽古朴大方。绣品多用绢作底。绣法主要为锁绣,间以平绣,纹样繁复多姿,纷呈异彩。图案有二十几种,构图奇特生动,有浓重的浪漫神话色彩。古人不仅善于利用天然纤维丰富和美化生活,还不断发明、改进纺织技术,使人造纤维普及到人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后的唐、宋、元、明、清各朝各代都有专门从事织绣的机构和艺人。 新中国成立后,纤维艺术的成就主要表现在地毯行业,地毯作为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的一个主流品种之一,一向以编织120道壁毯作为约定俗成的技术和质量标准。运用传统的栽绒工艺,遵循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追求写实的画面效果,在艺术作品中还原生活的真实原貌。中国的地毯作品《万里长城》作为国礼赠送给联合国总部,一时传为佳话。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快车道,纤维艺术也迎来了明媚的春天。国际学术交流为中国纤维艺术敲开了世界的大门,从此,世界纤维艺术舞台上有了中国的声音,中国的纤维艺术进入了空前的多元创新与探索的时代。纤维艺术是以天然的动、植物纤维(丝、毛、棉、麻)或人工合成的纤维为材料,用编结、环结、缠绕、缝缀、粘贴等多种制作手段,创造平面、立体形象的一种艺术。它可以用来制作服装鞋帽、佩饰、生活日用品、室内外环境装饰品,也可以是艺术家借以抒怀言志,表达爱恨情仇、喜怒哀乐的艺术媒介。它既是实用艺术,也是超功利的纯艺术。纤维艺术包括传统样式的平面织物(壁挂)、现代流行的立体织物(软雕塑)、日用工艺美术品,以及在现代建筑空间中用各种纤维材料表达造型语言的作品。 如今,纤维艺术已经在中国的高校开花结果,一批热爱纤维艺术的教育工作者正乐此不疲地耕耘在讲坛和工作室里.我国的纤维艺术教育,已经初具体系规模。与此同时,理论文化的建设和研究,也逐步由感性到理性,由表层到纵深地发展着。2003年的夏天,由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纤维艺术委员会和黑龙江大学艺术学院联合举办的“2003年中国纤维艺术教育与手工文化建设理论研讨会”在哈尔滨召开.尼跃红教授主持大会。温练昌教授和陈兴国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及黑龙江大学副校长陈震教授的祝词从不同的角度对纤维艺术与手工文化表达出诚挚之情。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美术观察》副主编吕品田博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装饰》主编张夫也教授、《装饰》副主编孙建君教授所作的专题学术演讲,将研讨会带入高潮,受到来自12个省、市、自治区26所院校40位与会者的高度评价。由温练昌、陈兴国、吕品田、张夫也、孙建君、董雅、刘副臣等七位专家、学者组成的论文评审委员会评选出30篇优秀论文。艺术家们汇聚一堂,各抒己见,交流切磋,将纤维艺术的理论研究,升华到了手工文化建设的新高度,对于中国源远流长的纤维艺术文化,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如今,纤维艺术已经在中国的高校开花结果,一批热爱纤维艺术的教育工作者正乐此不疲地耕耘在讲坛和工作室里.我国的纤维艺术教育,已经初具体系规模。与此同时,理论文化的建设和研究,也逐步由感性到理性,由表层到纵深地发展着。
如今,纤维艺术已经在中国的高校开花结果,一批热爱纤维艺术的教育工作者正乐此不疲地耕耘在讲坛和工作室里.我国的纤维艺术教育,已经初具体系规模。与此同时,理论文化的建设和研究,也逐步由感性到理性,由表层到纵深地发展着。
纤维艺术设计是什么?

周永红的介绍

周永红,女,1953年1月出生。1982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美术系,获文学学士学位。曾担任过服装设计师、美术编辑等职,现任鲁迅美术学院染服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家纺协会注册高级设计师,中国流行色协会会员,中国服装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新色彩基础构成实技》、《美术设计解误法——色彩构成》、《瑞兽图案》、《高等院校服装设计专业精品教程——服装图案》、《装饰花卉的创意过程解析》、《装饰动物的创意过程解析》等。设计作品《纤维艺术》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设计作品《郁金香》入选第三届亚洲纤维艺术展,获优秀奖。水彩作品《静物》参加辽宁首届水彩画展,并获铜奖。水彩作品《清新》入选辽、吉、黑三省水彩画展。论文《东北民间色彩的成因》入选《2001——2003中国流行色优秀论文集》。主要讲授课程:花卉、动物综合装饰训练、手绘面料设计制作、丝绸方巾设计、平面构成、色彩构成。主要研究领域:新图案设计的方法与配色。
周永红的介绍

纤维艺术设计的内容简介

本书旨在充分肯定手工的价值和直觉的力量,积极参与技术条件制约下的种种艺术实践,以开放的姿态,在传统与现代造型的巧妙结合,新老材料与编织技巧的新奇发展,以及独特的对美的表达方式等方面作出努力,以人文价值润泽物质技术创造之不足,提升纤维艺术形态创造的品质。
纤维艺术设计的内容简介

纤维艺术的教育传播

纤维艺术是集实用功能与审美价值于一体的艺术形式。其特定材质的运用和表现形式的多样化,使纤维艺术独具平面性、立体性及空间性的诸多造型特点。而纤维材料质地本身所具有的物理性与化学性,又使纤维艺术作品具有御寒、保暖、防潮、吸光、隔音等功能效用。这样一个独具审美意蕴的艺术种类,在中国的主流艺术教育中没有课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缺憾。林乐成教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纤维艺术高等教育的开创者,于1985年首先开设了编织壁挂设计制做课,这应是中国教育史上在大学开设编织壁挂教学的第一课。2000年,他又率先正式招收了纤维艺术研究方向的硕士研究生,这也应是中国教育史上第一个纤维艺术研究方向的硕士学位教育。他的社会实践和教育探索可谓硕果累累.多年来他先后为中华全国记者协会新闻发布大厅、联合国第四届妇女大会主会场、北京市政府会议中心、香港行政公署大厦、IBM中国总部大厦、中苑宾馆、昆仑饭店等大型公共建筑空间设计制作了不同主题,不同风格,不同样式的具有代表性的纤维艺术装饰品。在纤维艺术应用研究成果斐然的同时,他的艺术作品也誉满全国.他曾获全国美展银奖和全国壁画展大奖及“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优秀奖.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纤维艺术工作室于2000正式成立,几年来,纤维艺术工作室学生创作实践作品先后入选“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从洛桑到北京—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釜山国际纤维艺术展”、“首届中国壁画大展”、“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中国地毯图案大赛”、“中国纤维艺术教育与手工文化建设理论研讨会”等国内外大型展览,分别获得国家级金奖一项、银奖一项、铜奖五项、优秀奖二十六项,国际优秀奖、特选奖、提名奖等二十一项,国内外获奖总数共计54项。1996年出版的《纤维艺术》一书,是林乐成教授多年教育研究的结晶,作为全国第一本纤维艺术专著,为我国的纤维艺术教育提供了具有学术价值和应用价值的教科书。 如今,纤维艺术已经在中国的高校开花结果,一批热爱纤维艺术的教育工作者正乐此不疲地耕耘在讲坛和工作室里.我国的纤维艺术教育,已经初具体系规模。与此同时,理论文化的建设和研究,也逐步由感性到理性,由表层到纵深地发展着。2003年的夏天,由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纤维艺术委员会和黑龙江大学艺术学院联合举办的“2003年中国纤维艺术教育与手工文化建设理论研讨会”在哈尔滨召开尼跃红教授主持大会。温练昌教授和陈兴国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及黑龙江大学副校长陈震教授的祝词从不同的角度对纤维艺术与手工文化表达出诚挚之情。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美术观察》副主编吕品田博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装饰》主编张夫也教授、《装饰》副主编孙建君教授所作的专题学术演讲,将研讨会带入高潮,受到来自12个省、市、自治区26所院校40位与会者的高度评价。由温练昌、陈兴国、吕品田、张夫也、孙建君、董雅、刘副臣等七位专家、学者组成的论文评审委员会评选出30篇优秀论文。艺术家们汇聚一堂,各抒己见,交流切磋,将纤维艺术的理论研究,升华到了手工文化建设的新高度,对于中国源远流长的纤维艺术文化,进行了深入的探讨。随着现代主义文艺思潮影响与传播,艺术家们逐渐发现了纤维艺术中使用各种材料可以创造崭新的艺术形式和样式。这种手段的运用,从本质上就是突破了传统艺术形式上材料处于隶属地位的观念束缚,这样在无形之中促进了艺术家对传统纤维艺术观念、形式认识上深化,同时也促使纤维艺术家们对现当代纤维艺术独特语言进行着广泛的探索、大胆的开拓和试验,使纤维艺术构成形式呈现出开放的多元化的风貌。平面性、浮雕式的壁挂;立体性、装置性的软雕塑;环境与纤维艺术互动的陈设性纤维艺术。无疑都给这门古老的艺术注入了新的生命活力。这一切标志着现代纤维艺术的艺术语言、开拓性的创造思维和自由的试验性特征与现代、后现代美术思潮相同步、相融合,强调了艺术形式的多样性和多维性、强调了材料和技术的综合性、多重性,反映了隐藏在视觉形态中的时代特征。雕塑家吕品昌说过:“将技术理性所遮蔽的材料自身的丰富品质和潜能充分地发掘出来”。在这方面不乏范例,美国纤维艺术家席拉·希克斯的作品就充满了魅力,通过对材料的深刻认识及对其品质的充分挖掘,因材施艺,充分发挥纤维素材的自然特质,引入联想和想象,创作出令人回味的纤维艺术作品。香港纤维艺术家安琪拉·林的作品就运用了很多点状材料元素。 例如我们不太注意到的:鱼的眼睛、指甲、鸡蛋皮等,这些材料都是作为点状元素出现的。其作品反映了她的兴趣和爱好。高中时学习的是中国文学,她的阅读广泛而深入,尤其在诗歌写作方面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她曾在加利福尼亚和夏威夷学习过服装、雕塑和绘画。从1991年起,安琪拉·林举行了很多个人展和联展。 2000年,林在“里程碑·刺绣展”展出14件作品,这些作品都是来自阅读挪威神话小说带来的灵感。每一件作品上边都绣有她写的诗。她选择的材料以白色棉布和白色毡子作为主要的塑形基础,然后采用一些“生物材料”:鱼的眼睛、指甲、鸡蛋皮等,来表现大地的生长与生命的延续。她的系列作品中的第二幅作品:《婴儿》;第六幅《恋爱》;第十幅到第十四幅:《死亡》。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在第十四幅作品中,细小的白色的线球和一些鸡蛋皮,这件作品中没有诗,意味着结束和新的开始。这种把文字和纤维作品联系起来的方式源于中国艺术传统。《花落》是我在研究生学习期间创作的作品之一。运用了经过收集风干后的花瓣,把不同颜色的花瓣作为点状元素出现在作品中。再用大头针将其有规律的扎在展板上,用“点”的语言来塑造形象,在光的照射下每一个点都有投影,投在展板上影子也成为了作品中重要的元素,与作品形成一个整体,给人以丰富,亲切的自然感受。每个“点”与其投影一起,错落有致,富有变化,飘飘洒洒,表达了“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诗意景象,同时也表述了一种内心情感的失落。美国艺术家苏金·乌尔《分散记忆》这件作品,使用了成串的珠状材料进行密集型的排列,然后围合,形成篮子的形状。这个过程犹如在用单个的文字创造记叙文一般,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通过单纯的色彩,多种大小不同的珠子及串联的技法,艺术家将自己分散的记忆寄予一个筒状的作品之中。 各件小珠子犹如珍宝一般召唤观察者去观察去思考, 享受珠子带来的视觉和触觉美感, 并且其图像给人以隐喻的联想。这种珠子被赋予了特定的意义,象征的手法从较为深层的角度含蓄地表达了对过去时光的回味和追忆。
纤维艺术的教育传播

“纤维艺术”是什么艺术

纤维艺术起源西方古老的壁毯艺术,在它的发展过程中又融合了世界各国优秀的传统纺织文化,吸纳了现代艺术观念、现代纺织科技的最新成果,因而也有学者称它为既古老又年轻的艺术形式。应该说不管是从它的材料、工艺还是表现形式上,纤维艺术与纺织艺术设计都有着共同的渊源关系,在现代的发展中许多方面又是彼此交错、相互影响的。因而,从技术层面上说,他们之间不存在决然划分的界线。就某一个具体的作品而言,我们有时很难将它绝对地界定为是“纤维艺术”还是“纺织艺术设计”,这样的窘境在国内外的许多展览和著作中也是不鲜见的。
“纤维艺术”是什么艺术

欢迎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暂时没有评论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